让贫困县脱贫摘帽

2020-08-04 13:09

按照《考核办法》规定,省政府每年通报年度贫困县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经济社会发展实绩考核结果。省年度目标责任考核领导小组办公室发文通报表彰结果,对36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综合考核前7名以及名次进位最快的1个县进行表彰奖励。

对于贫困县来说,把扶贫开发作为主要指标,比追求gdp规模,更能够直接有效地促进民生改善,加快脱贫步伐。“把提高贫困人口生活水平和减少贫困人口数量作为主要考核指标,将引导地方官员真正把群众生活冷暖放在心上,全力扶真贫、真扶贫。”省扶贫办主任王立伟说,这些考核内容和指标的调整,就是要把“扶县”和“扶民”统一起来,促进贫困地区干部转变思路突出重点,扑下身子真扶贫,确保“精准扶贫”落到“点”上、扎到“根”上。

因为有政策倾斜和资金投入的优惠政策,许多贫困县不愿意摘下贫困县的“帽子”。中央明确要求,到2020年贫困县要全部“摘帽”,贫困人口要如期实现稳定脱贫。《考核办法》规定,对贫困县扶贫攻坚工作考核结果优良的,按不同等次给予项目资金奖励。对提前实现脱贫目标的,依据有关规定和程序,退出贫困县序列,解除国开发[2014]12号文件中规定的贫困县限制、禁止事项,仍继续享受规划期限内的扶贫开发政策,并一次性给予重奖;从退出贫困县的次年起不再参与贫困县考核。

扶贫系统人士认为,贫困县退出机制确立起了新的政绩导向,给政府以“压力”,给百姓以希冀。不过,让贫困县脱贫摘帽,既需要包括人、财、物在内的政策性倾斜,更需要上下一心、不甘落后的“蛮拼”精神。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随着2020年全面小康进入“倒计时”,对经济欠发达的山西来说,改革扶贫机制加快脱贫步伐刻不容缓。2014年底,全省有建档立卡贫困村7994个,占行政村总数的28.3%,农村贫困人口282万,占农村人口总数的11.8%,高出全国平均水平4.6个百分点,这些贫困人口大多集中在吕梁、太行两大连片特困区域,位置偏僻,条件恶劣,脱贫难度比以往更大。

过去有的县经济发展了,却仍然戴着“贫困县”帽子不愿意丢,被戏称为“穿西装的贫困县”。今后,在考核评价办法的约束下,“贫困县”帽子不用“保”了。

王立伟介绍,考核指挥棒的调整,为建立健全贫困县退出的正向激励机制开辟了道路。摘帽激励政策的出台,就是为了让贫困地区的政府和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不再把心思和精力花在争戴贫困县的帽子上,而是让他们真抓实干改变贫困地区面貌,帮助困难群众尽快脱贫致富。

日前,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山西省贫困县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经济社会发展实绩考核办法》,(以下简称《考核办法》)。旨在引导贫困县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以坚强有力的领导,落实好精准扶贫要求,创新机制推进扶贫攻坚,确保2020年全部贫困人口如期脱贫,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

此次《考核办法》明确规定,贫困县考核总分值为100分,其中直接考核扶贫工作的指标权重占到78%,包括扶贫攻坚,经济发展,基本生产生活、公共服务和生态建设,投入与管理,党的建设和组织领导等五个方面的内容。其中扶贫攻坚指标就占36%的权重,考核内容由“扶贫成效”和“重点工作”两部分组成。“扶贫成效”由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和贫困村整体脱贫和农村贫困人口减少2个指标组成;“重点工作”由企业产业扶贫投资完成率、易地扶贫搬迁年度任务完成率、金融扶贫年度贷款额及小额信贷建档立卡贫困户覆盖率、贫困劳动力就业培训和教育扶贫年度任务完成情况、驻村工作队精准帮扶措施落实情况5个指标组成。

考核是一个指挥棒,上面考核什么,下面就集中精力干什么。《考核办法》的考核范围是,全省36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县;考核年限为2015年-2020年,且实行年度考核。那么,《考核办法》改革会涉及哪些方面?领导干部如何认识这项改革呢?

为了引导干部群众克服“等、靠、要”、不愿摘掉“贫困帽”的惰性思维,使考核真正成为调动贫困县脱贫致富积极性的高效“指挥棒”,我省把扶贫攻坚工作业绩作为领导班子调整配备和干部选拔任用的重要依据。

同时,《考核办法》规定,年度考核结果作为评价贫困县党委、政府领导班子和主要领导干部实绩的重要内容,作为干部选拔任用、年度考核等次确定和奖惩的重要依据。对在贫困地区埋头苦干并做出突出成绩的干部,提拔使用时优先考虑;对不胜任、不称职的及时调整。注重选派优秀干部到贫困地区工作,选优配强贫困县领导班子。对贫困县考核结果的评价运用,按干部管理权限由各级党委组织部门牵头负责。对扶贫开发工作成效不明显,连续两年考核排名靠后的贫困县,由各市党委、政府约谈其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督促整改落实。整改落实不力的,按干部管理权限进行组织调整。

天镇县扶贫办主任贾彪表示,《考核办法》给贫困县的领导干部指明了工作方向,不仅让他们明白应该干什么,而且让他们认真想应该怎么干。针对以往扶贫考核中存在的问题,可以说是做到了有的放矢,给贫困地区领导干部的扶贫责任划出了一条“硬杠杠”。